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杨老师教育馆

原创博客,请勿侵权使用

 
 
 

日志

 
 
关于我

  杨和平,宣城十二中副校长,安徽省特级教师,省优秀教师,省家教名师,国培计划省远程辅导教师,中学语文高级教师,宣城市拔尖人才,市初中语文学科带头人,宣城市优秀教科研校长,市骨干教师,市教科研先进个人,省农远应用新星。在省级以上报刊发表教育类文章150余篇。开始各类公开课、讲座150余次。与人合作出版《学得好 玩得好》(中国妇女出版社)。独立出版专著《兴趣始成:让学生爱上语文》(远方出版社)、《想说 会说 有话可说——突破作文瓶颈的三维教学法》(西南师范大学出版社出版,教育部推荐为国培计划首批教材)

网易考拉推荐

跟杨老师微学语文之《我的叔叔于勒》:小人物的辛酸和无奈  

2016-09-11 13:02:19|  分类: 阅读教学的艺术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小人物的辛酸和无奈

——跟杨老师微学语文之《我的叔叔于勒》

242000 安徽省宣城市第十二中学 杨和平

菲利普夫妇、“我”的叔叔于勒,是莫泊桑小说《我的叔叔于勒》中的一组人物群像,是生活在社会底层的小人物的典型代表。他们面对生活的窘境,有着诸多的无奈和辛酸。

一、“我”家的现状

⑴我小时候,家在哈佛尔,并不是有钱的人家,也就是刚刚够生活罢了。我父亲做着事,很晚才从办公室回来,挣的钱不多。

这段话从两个角度交代了“我”家的经济状况。一是“不是有钱的人家”。这是一个否定句,语气较弱。接下来的一个肯定句,“也就是刚刚够生活罢了”,更好地强调了“我”家的贫困,“刚刚”这个副词,突显出我家的窘境。二是父亲虽然很辛劳但“挣的钱不多”。文章用“很晚才从办公室回来”描述父亲工作时间长,突出父亲工作辛苦,尽管工作到“很晚”,但依然“挣的钱不多”。这便是“我”家的经济现状,辛酸但又无可奈何。

⑵我母亲对我们的拮据生活感到非常痛苦。那时家里样样都要节省,有人请吃饭是从来不敢答应的,以免回请;买日用品也是常常买减价的,买拍卖的底货;姐姐的长袍是自己做的,买15个铜子一米的花边,常常要在价钱上计较半天。

这段话,从生活现状的角度,突显家庭经济的拮据。母亲的内心感受是“非常痛苦”,做事是“样样都要节省”,作者用“非常”修饰“痛苦”表示程度之深,用“样样”和“都要”修饰“节省”表示节省范围之广且没有例外。接下来,作者具体交代了几个节省的例子。第一,“有人请吃饭,从来不敢答应,以免回请”,“从来”从时间范围上进行了限定和强调,表示节省没有例外。第二,购买日用品节省。“常常”买减价的,买“拍卖的底货”。第三,姐姐的长袍是“自己做的”,买低价的花边,还“常常”要在价钱上“计较半天”。这便是“我”家的生活现状,十分困窘,一把辛酸泪,却又无计可施。

⑶我大姐那时28岁,二姐26岁。她们老找不着对象,这是全家都十分发愁的事。

这大概是“我”家最大的辛酸事了。你想想,父母的两个女儿,28岁和26岁的年龄,找不到对象,该是怎样让全家发愁和无奈的事情?单看作者简单的副词修饰,就能读到这份辛酸和无奈的程度了。首先,在“找不到”动作前,作者用“老”进行修饰,强调不是一时半会儿找不到,而是长期找不到,是在不断地寻找中,但总是找不到。其次,在“发愁”前,作者用了三个词语进行修饰。“十分”表示程度,“都”和“全家”表示范围,全家每一个人都十分发愁。有此可见,大姐二姐找不到对象这件事,对于我们全家人而言,是多么辛酸和无奈的事情。

二、菲利普夫妇与于勒

⑴于勒叔叔把自己应得的部分遗产吃得一干二净之后,还大大占用了我父亲应得的那一部分。

人们按照当时的惯例,把他送上从哈佛尔到纽约的商船,打发他到美洲去。

这两句话,比较典型地反映了菲利普夫妇与于勒间的关系。从于勒的角度看,第一,他吃完了自己应得的遗产,作者用“一干二净”描述他吃的结果。第二,他占用了“我”父亲应得的部分,而且占用的不是少而是多,是“大大占用”。因此,此时的于勒,是“全家的恐怖”,是“坏蛋”,是“流氓”,是“无赖”。从父亲菲利普的角度看,深处困窘之境,能让弟弟于勒“大大占用”自己应得的部分遗产,也算仁至义尽了。因此,“人们按照当时的惯例,把他送上从哈佛尔到纽约的商船,打发他到美洲去”,尽管有不仁义的成分,可是不是也是一种无奈之举?这其中有多少辛酸的泪水,大概也只有深处其中的人才能体会吧。

⑵于是每星期日,一看见大轮船喷着黑烟从天边驶过来,父亲总是重复他那句永不变更的话:

“唉!如果于勒竟在这只船上,那会叫人多么惊喜呀!”

那时候大家简直好像马上就会看见他挥着手帕喊着:“喂!菲利普!”

这三句话,是菲利普夫妇与于勒另一层关系的写照。从于勒角度看,于勒两年间给我们写了两封信,告诉我们“赚了点钱”,“希望能够赔偿我父亲的损失”,此时的于勒,成为我们眼中“正直的人”、“有良心的人”。从菲利普夫妇角度看,于勒的信,成了我们家里的“福音书”,成了“我”家困窘生活中的一线曙光,一丝绝望中的希望。那么,这种希望,究竟是个什么样子的?究竟有多大呢?我们看这三句话的描写。第一,从时间频率看,是“每到星期日”都会提起一次的“希望”,副词“每”强调频率高。第二,从心情急切程度看,是“一看见”“大轮船喷着黑烟从天边驶过来”,父亲就会重复这个希望,“一”表示父亲重复的速度快,心情急切。第三,从范围看,父亲“总是”重复那句永不变更的话,也就是所谓的希望,这没有例外。第四,从父亲所说的话看,“多么惊喜”,也展现了希望之大。第五,从想象虚拟的欢迎场景看,大家“简直”、“好像”、“马上”就能看到于勒挥着手帕喊着菲利普的名字,内心极度的渴望梦想成真。因此,我们可以说,菲利普夫妇的希望超越了常人所能理解的范围,是一种被极度夸张了的希望。那么,如此巨大的希望,菲利普夫妇真的相信吗?答案是否定的。第一,从时间看,“十年之久,于勒叔叔没再来信”,一丝微弱的光亮,十年的衰减,会有多大。第二,从父亲的语言看,父亲说“如果于勒竟在这只船上”,“竟”是“竟然”的意思,是完全出乎意外的,这说明父亲任何一次,“总是”根本就没有指望于勒在“这只船上”。第三,从母亲后文所说的话看,“我早就知道这个贼不会有出息,早晚会再来缠上我们”,其实,母亲也早有判断。那么,既然不相信这个希望,又为什么抱着如此巨大的希望呢?这就是小人物的辛酸和无奈了,明明知道这是一份虚无的希望,但生活却没有任何着落,没有任何盼头,只有将这封信、这份虚无,当做一点盼头。

⑶父亲突然很狼狈,低声嘟哝着:“出大乱子了!”

母亲突然暴怒起来,说:“我就知道这个贼是不会有出息的,早晚会回来重新拖累我们的。现在把钱交给若瑟夫,叫他去把牡蛎钱付清。已经够倒霉的了,要是被那个讨饭的认出来,这船上可就热闹了。咱们到那头去,注意别叫那人挨近我们!”

按照常理,偶遇自己十多年未见的亲人,该是喜极而泣,该是嘘寒问暖充满关怀的。可现状是,父亲说“出大乱子了”,母亲说“别叫那人挨近我们”,这是为什么?我们留意母亲的另外一句话,就能寻到答案。母亲说:“最要留心的是别叫咱们女婿起疑心。” 我们知道,此时,大姐已经28岁,二姐已经26岁,他们的婚事是我们全家都十分发愁的事。因为于勒的信,二姐已经嫁了出去(我们家赶忙答应了他的请求)。此时,二姐丈夫、菲利普夫妇的女婿,就在船上。如果于勒认出了我们,来与我们相认,或者,我们主动去接近于勒,与于勒相认,会出现什么结果?所以,父亲说“出大乱子了”,母亲说“注意别叫那人挨近我们”。所以,在发现于勒的真实身份后,父亲尽管“神色张皇”、“很狼狈”,母亲尽管“暴怒”,但他们依然保持克制,嘟哝时“低声”,做事时小心,回来时“改乘圣玛洛船,以免再遇见他”。这,便是小人物的无奈之举,是小人物辛酸生活的处境所迫之举。

三、“我”与于勒

⑴我也端详了一下那个人。他又老又脏,满脸皱纹,眼光始终不离开他手里干的活儿。

这是“我”第一次有意去观察于勒叔叔,作者用的动词是“端详”。“我”看到于勒叔叔的肖像是“又老又脏,满脸皱纹”,突显于勒叔叔的困苦至极,不幸至极。于勒叔叔的眼光“始终”“不离开他手里干的活儿”,突出表现于勒工作的专注,这与之前好吃懒做的于勒形成对比。这是“我”眼中的于勒,一个可怜的辛酸小人物,也有着很多生活的无奈。“我”的端详,饱含同情,为下文写“我”给小费做好了铺垫。

⑵我看了看他的手,那是一只满是皱痕的水手的手。我又看了看他的脸,那是一张又老又穷苦的脸,满脸愁容,狼狈不堪。我心里默念道:“这是我的叔叔,父亲的弟弟,我的亲叔叔。”

我给了他10个铜子的小费。

这两段话,包括三层意思。第一层写“我”的观察。与第一次观察于勒用“端详”不同,这一次用的是“看了看”。先看手,描写手。作者用了两个修饰语修饰于勒的“手”,一个是“水手”,突出困苦的身份,另一个是“满是皱纹”,突出不幸的遭遇。再看脸,描写脸。“又老又穷苦”是不幸,“满脸愁容,狼狈不堪”是内心痛苦的表现。第二层写“我”的心理活动。“我”心里默念的句子,有对父母的不满,也有对于勒叔叔的同情,所以才在说“这是我的叔叔”后,强调“父亲的弟弟”和“我的亲叔叔”。第三层写“我”的行动。“我”给了于勒叔叔10个铜子的小费,这是“我”同情叔叔的善良之举。与文章开头“我”(若瑟夫·达佛朗司)给白胡子老头儿五法郎银币,和文章结尾“您还会看见我有时候要拿一个五法郎的银币给要饭的”相照应。当时,“我”是一个小人物,“我”理解于勒叔叔作为小人物的辛酸和无奈,所以,“我”给了10个铜子的小费。长大后,“我”更能理解小人物的辛酸和无奈,所以,“我”“有时候要拿一个五法郎的银币给要饭的”。

⑶后来大家都不再说话。

菲利普夫妇“不再说话”,好理解,一则怕露馅,二则心情不好。可是,“我”明明对于勒叔叔怀有同情,对父母抱有不满,怎么也不说话呢?“我”同情于勒叔叔,不满父母的做法,这是实情。可是,“我”作为家庭的一员,“我”也非常理解父母的处境,理解父母的辛酸和无奈。所以,“我”同样选择了沉默,选择了委屈于勒叔叔,不再为他申辩或申诉什么。也因此,“我”的良心一直受到谴责,所以,“我”成年后,“有时候要拿一个五法郎的银币给要饭的”。

以上,我们通过分析“我”的家境、菲利普夫妇与于勒、“我”与于勒,我们知道了菲利普夫妇和于勒,其实都是一群辛酸和无奈的小人物。尤其是菲利普夫妇,勤奋工作,勤俭持家,几乎没有任何恶习,但生活却如此窘迫不堪,如此无可奈何。那么,作者对这群小人物究竟持有怎样的态度呢?对菲利普夫妇,同情多于批评,作者不赞同菲利普夫妇对待于勒的无情态度,但却对他们辛酸无奈的生活充满理解和同情。对于勒,批评与同情参半,作者批评于勒年轻时的好吃懒做等恶劣品性,但对他不幸的遭遇和困厄却又充满着怜悯。对“我”,作者充满理解和赞美之情,“我”不满父母但理解父母的处境,同情于勒但无可奈何,所以,后来常常用善举修补内心的歉疚。

透过作者的笔触,我们读到了小人物处境的困苦和他们内心的辛酸,也看到了作者矛盾而又复杂的情感世界。这,该是这篇小说独特的魅力所在吧。

20160911

  评论这张
 
阅读(5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