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杨老师教育馆

原创博客,请勿侵权使用

 
 
 

日志

 
 
关于我

  杨和平,宣城十二中副校长,安徽省特级教师,省优秀教师,省家教名师,国培计划省远程辅导教师,中学语文高级教师,宣城市拔尖人才,市初中语文学科带头人,宣城市优秀教科研校长,市骨干教师,市教科研先进个人,省农远应用新星。在省级以上报刊发表教育类文章150余篇。开始各类公开课、讲座150余次。与人合作出版《学得好 玩得好》(中国妇女出版社)。独立出版专著《兴趣始成:让学生爱上语文》(远方出版社)、《想说 会说 有话可说——突破作文瓶颈的三维教学法》(西南师范大学出版社出版,教育部推荐为国培计划首批教材)

网易考拉推荐

游离文本是语文教学最大的忌讳  

2015-10-12 19:42:08|  分类: 阅读教学的艺术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试与郭初阳讨论《<牧人的故事>三则》教学

242000 安徽省宣城市第十二中学 杨和平

郭初阳是一位名师,有着许多头衔。

孤陋寡闻,今天第一次听他的课。上的是伊索寓言《狼来了》和他自己改写的两则该寓言的升级版,统称为《牧人的故事》。

课,自然受到老师和学生们的欢迎。

我想,这源于多种因素。

比如,他有很高的颜值,年轻,帅气,阳光,看着很舒心。

比如,他的音色很好,说起话来,缓缓的,很普通的词汇,从他的口中出来,有一种抒情的味道。

比如,他很有学识,旁征博引,信手拈来,课堂充满着智慧和情趣。

比如,他说起英语也很好听,随意用来,不着痕迹。

比如,他很有深度,课堂能给人以哲理的思考。

比如,还有很多比如……

但,说再多的比如,也还是要说遗憾。

正如他自己所说,这节课,是为教学“儿童哲学”所做的准备,顺便实现“公民教育”之目的。

问题就在这里。语文教学,有着“公民教育”之功能,可,语文教学的根本任务是“帮助学生学习语言文字运用”,语文教学的基点在“文本”,而不在“哲理”。

文本,江南大学吴格明教授委婉地、艺术地提到了“丢失的文本”,可被挡了回来。

现在,我想谈谈文本。

㈠文本比较的重点在哪里

郭老师依次向学生呈现三则寓言,并逐一引导学生进行了比较。之后,提出了四个重点问题组织学生进行讨论:⑴在3.0版中,牧人意见不能发表,最严重的后果是什么?⑵你有过意见不能发表的经历吗?感觉如何?⑶你有过迫使别人意见不能发表的经历吗?当时为什么这样做?⑷一个意见和整个人类的密切关系,你可以举一个例子吗?

在讨论之前,郭老师引导学生反复诵读、背诵了大哲学家塞尔在《论自由》中的一句名言:“迫使一个意见不能发表的特殊罪恶,乃是它对整个人类的掠夺。”

从教师的引导和提出的问题我们可以看出,教师引导学生比较文本的重点在三篇短文的“思想内容”,而不在“语言形式”,而且,从教师教学的过程看,教师非常急切地,甚至有点贴标签式的将“哲理”给出,而忽视了一个非常重要的过程,这里的思想、观念、哲理,应该是学生“从语言文字中咀嚼出来的”。

在郭老师提供的三则寓言中,至少有六处是需要引导学生比较、琢磨的。

⑴第一则中“牧人的羊”与第二则中“全村的羊”,“牧人的”和“全村的”不同的限制,意义在哪里?⑵第二则中“他常常遇见狼”与第三则中“他说自己常常遇见狼”,区别在哪里?语言背后隐藏着怎样的信息?⑶第二则中“狼都已离开了”与第三则中“并没见到狼”,区别在哪里?⑷三则中都有一句话,“又都笑着回去”,这三句中的“笑”怎么理解?⑸第三则中的句子,“因为很多年来,村里别的人从没有遇见过狼,全村的人都不相信会有狼”,为什么要强调“很多年来”?将“从没有”改成“没有”可否?“都不相信”改成“不相信”行不行?⑹第三则中的句子,“他不断散布有狼的言论让整个村子感到紧张不安”,删除“不断散布”中的“不断”行不行?为什么强调“让整个村子感到紧张不安”?

如果,我们引导学生细细比较琢磨这些语言,而不简单诱导学生快速地进行思想和观念不同的比较,我想,学生一定能从中得出他们的观点和哲思。

可是,如果我们将教师的阅读体验,强加给学生,或者说,按照我们的预设,牵着学生走,那么,答案自然会统一到一个轨道上来。

让孩子们细细琢磨语言,慢慢从语言的品读中悟出思想和哲理,这才是我们语文教学所该有的本真。

㈡阅读生成的观点放在何处

在教学过程中,郭老师提出了这样一个问题:村里人有必要“勒令牧人戴上一个特制的口罩”吗?

对学生的两派答案,教师进行了统计:除两位同学认为有必要外,其余同学均认为不能勒令牧人戴上特制的口罩。

教师设计的教学问题,制作的课件等,都是按照“不能勒令牧人戴上特制口罩”准备的。

于是,讨论便沿着这个观点进行,沿着教师设计的四个问题进行,沿着教师一步步点拨进行。

直到下课,教师都在“迫使”那两个反向观点的学生“不能发表意见”。直到课后,教师才恍然想起还有“那两个学生”。

我想,那两个学生,一定是从教师所提供的文本中读到了另一种观点,村里人有必要“勒令牧人戴上一个特制的口罩”。因为,教师自己撰写的文本,暗示了这种观点。

不然,为什么要区别“他常常遇见”和“他说自己常常遇见”?

不然,为什么要强调“很多年来”村里人没有遇见狼?

不然,为什么要说“从没有遇见”?

不然,为什么在“全村的人”“不相信”前面加上一个“都”来强调?

不然,为什么要突出牧人“不断”散布有狼的言论?

不然,为什么要渲染牧人的言论让“整个村子”“感到紧张不安”?

可是,教师只照顾了自己的预设,按照既定的轨道完成了一节既定的课,忽视了“两个另类”,从而,也放弃了可能出现的精彩。

课堂需要预设,可是,如果孩子们的阅读,有属于自己的体验,又悖于教师的预设,我们不妨将这生成放到课堂的中心,或许这样,作者、孩子们和我们,一起在这有限的课堂时空里,会开出更灿烂的花朵。

㈢文本,是语文教学的基点

郭老师说,这是“儿童哲学课”,顺便进行“公民教育”,目的是通过故事向学生阐明“言论自由”的观点,让学生记住一句话“迫使一个意见不能发表的特殊罪恶,乃是它对整个人类的掠夺”。

前面说了,语文教学中的公民教育、哲理教育,是源自语言和文字的教育,它不同于心理辅导课,不同于思想政治课。

文本,是起点,也是归宿。

现在,我们假设这节课的“哲理教育”之主题“言论自由”,是源自文本的,我们来看看第三则文本,提炼“言论自由”这个观点是否合适?

“村里人勒令牧人戴上一个特制的口罩”,是对牧人“言论自由”的限制。但,限制的前提是什么?首先,“他不断散布有狼的言论”,而且,他言论的真实性不能确定。其次,村里人根据“很多年来,村里别的人从没有遇见过狼”,确定“这似乎不可能”,所以“全村的人都不会相信会有狼”。第三,他的言论“让整个村子感到紧张不安”。以上三点告诉我们,牧人是在“不能证明言论的真实性”的前提下持续“不断”的“散布有狼的言论”的,而且他的言论已经“让整个村子感到紧张不安”,也就是说,牧人用“不确定的言论”造成了“公众恐慌”。因此,如果我们硬要从这段现有文本中提炼出什么哲理的话,我以为,我们绝不可单谈“言论自由”——法治与民主,同自由一样重要。一切涉嫌违法的言论,一定是受限制的,一定是不自由的。

其次,我们从教学问题的设计和教学实施看,教师所谈的“言论自由”是不是基于文本品读的提炼?我们再读一遍大半节课所讨论的四个问题,看这些问题,离开文本,能不能组织讨论?⑴在3.0版中,牧人意见不能发表,最严重的后果是什么?⑵你有过意见不能发表的经历吗?感觉如何?⑶你有过迫使别人意见不能发表的经历吗?当时为什么这样做?⑷一个意见和整个人类的密切关系,你可以举一个例子吗?其实,除了第一个问题与文本有一点关系外,后面三个问题,完全不需要文本。这,其实已经是纯粹的公民教育,而非语文教育了。

语文的根,在文本。

离开文本,课堂即使再有思想,再有哲理,那也是离开血肉之躯的孤魂野鬼。

王旭明们正在大声疾呼“真语文”,他所说的真,也无非是在告诉我们,语文教育要回归文本,要紧扣语言文字的训练,要在语言文字的训练中促进“道”的形成和发展,“文以载道”,不要离开“文”,去大谈特谈所谓的“道”。

游离文本,是语文教育最大的忌讳。语文的根,在文本。愿我们的语文教育,扎根于文本。

感谢郭初阳老师的辛苦付出,感谢郭初阳老师带给我的启发、思考与辨析。

2015年10月12日
  评论这张
 
阅读(11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