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杨老师教育馆

原创博客,请勿侵权使用

 
 
 

日志

 
 
关于我

  杨和平,宣城十二中副校长,安徽省特级教师,省优秀教师,省家教名师,国培计划省远程辅导教师,中学语文高级教师,宣城市拔尖人才,市初中语文学科带头人,宣城市优秀教科研校长,市骨干教师,市教科研先进个人,省农远应用新星。在省级以上报刊发表教育类文章150余篇。开始各类公开课、讲座150余次。与人合作出版《学得好 玩得好》(中国妇女出版社)。独立出版专著《兴趣始成:让学生爱上语文》(远方出版社)、《想说 会说 有话可说——突破作文瓶颈的三维教学法》(西南师范大学出版社出版,教育部推荐为国培计划首批教材)

网易考拉推荐

“我”的母亲是“我”的恩师——读《我的母亲》  

2013-01-01 20:48:47|  分类: 阅读教学的艺术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42000 安徽省宣城市第十二中学 杨和平

童年的胡适喜欢读书写字,总是文绉绉的,被称为糜先生。他有两点遗憾,一是失掉了唯一学音乐的机会,二是失掉了学做画家的机会。但他有最大的不遗憾,那就是他获得了“一点儿做人的训练”。这对胡适的一生产生了“极大极深的影响”:让他“学得了一丝一毫的好脾气”,“学得了一点点待人接物的和气”,“能宽恕人”,“体谅人”。

让他获得“一点儿做人的训练”的恩师,是他的慈母。

㈠教之严

母亲对“我”严格的教育体现在如下几个方面。

第一,母亲每天清晨“对我说昨天我做错了什么事,说错了什么话,要我认错”。母亲对“我”的教育不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不是等错到严重时来一场“暴风骤雨”式的管教,而是“每天天刚亮时”便把“我”喊醒,给“我”教育,让“我”日有所增。母亲的“教之严”是一种“常态”的严格,是一种持之以恒的严格。

第二,母亲以父亲为标杆,要“我”踏上父亲的脚步。母亲对“我”说“父亲的种种好处”,要我学父亲,“不要跌父亲的股”。母亲的“教之严”是一种“高标准”的严格,有榜样作为“我”的标杆。

第三,母亲要“我”用功读书,到天大明时,“催我去上早学”。“我”十天之中总有八九天是第一个去开学堂门的,并且“等到先生来了,我背了生书,才回家吃早饭”。母亲的“教之严”以德育为基础,将“用功读书”作为核心。

第四,母亲坚守自己的惩戒原则。第一是私下惩戒原则,母亲“从来不在别人面前骂我一句,打我一下”。第二是及时惩戒原则,包括三点:即时严厉的目光,晚上夜深人静时的行罚和早晨睡醒时的教训。第三是适度惩戒原则,母亲的惩戒有三种方式,根据犯错大小有所不同,包括严厉的目光惩戒,犯小事时的“教训”和犯大事时“罚跪”、“拧肉”式的“行罚”。母亲的“教之严”不仅有“教”,也有必要的“惩戒”,必要的“惩戒”补充了“言语上的教”,让严落在了实处。

第五,在大是大非面前,母亲绝不宽恕“我”的错误。“我”的一句轻薄的话“娘(凉)什么!老子都不老子呀”,让母亲“气得坐着发抖”。晚上人静后,给予了“我”最严厉的惩戒,语言的教育是:“你没了老子,是多么得意的事!好用来说嘴!”实质的惩戒是:“她罚我跪下”,“也不许我上床去睡”。母亲的“教之严”绝不纵容“我”的轻薄,让“我”真正认识到错误的严重性。

因为母亲的“教之严”,让“我”获得“一点儿做人的训练”,给了“我”终生受益的品格。

㈡爱之慈

母亲对“我”的管束最严,但却以慈爱为前提。

第一,母亲一方面要求“我”早起,给“我”上“早课”,“催我去上早学”,但另一方面,母亲心中依然矛盾和不舍,这种严格中包含着母亲的万般慈爱。在母亲叫我披衣做起时,她已经“醒来坐了多久”,这一个动作“坐”,不禁会让我们联想到母亲内心的期盼和目光的爱怜。母亲“催我去上早学”,要等到“天大明时”,“她才把我的衣服穿好”,一个“才”字,写出了母亲的慈爱和不舍。

第二,母亲十分给“我”面子,以慈爱之心尊重着“我”。母亲对“我”的管束以说服教育为主,每天“早课”“对我说昨天我做错了什么事,说错了什么话,要我认错,要我用功读书”,要“我”以父亲为榜样,踏上父亲的脚步。母亲“从来不在别人面前骂我一句,打我一下”,“她教训儿子不是借此出气叫别人听的”,母亲以慈爱之心呵护着“我”的自尊,不在外人面前跌“我”的面子。

第三,母亲关心“我”的健康,“用舌头舔我的病眼”。“我”“用手擦眼泪,不知擦进了什么微菌,后来足足害了一年多的翳病”,母亲“心里又悔又急,听说眼翳可以用舌头舔去,有一夜她把我叫醒,她真用舌头舔我的病眼”,母亲为了“我”,可以为“我”舔病眼,这是真慈母的爱的表现。

因为慈爱,母亲的严格充满着温情,“我”也从中获得了更多的“一点儿做人的训练”。

㈢身之范

母亲的管束和言教只是“我”获得的“一点儿做人的训练”的一部分,母亲的“身教”给了“我”更深刻的“训练”。

第一,母亲处理大哥欠下的烟债赌债时所表现出的宽容与温和,给了“我”学习的榜样。每年除夕,母亲面对“大厅的两排椅子上满满的”债主,母亲“走进走出”,“只当做不曾看见这一群人”——这需要多么宽广的心胸。待到半夜快要“封门”时,母亲“每一家债户开发一点钱”,为“败子”大哥偿还赌债——这需要怎样的宽容。等到大哥回来,母亲“从不骂他一句”,“脸上从不露出一点怒色”——这不是一般的宽容和温和。而且,这样的年“我过了六七次”——这岂是一般人可以达到的境界。有这样宽容的母亲,“我”岂能不成为一个“好脾气”的人?

第二,母亲处理与两个嫂子之间的矛盾时所表现出的和气与容忍,给了“我”深刻的影响。母亲“事事留心,事事格外容忍”。当“我”和大哥的女儿有小争执时,母亲总是责备“我”,要“我”事事让她。当大嫂二嫂指桑骂槐时,“板着脸”走进走出时,母亲只装做不听见,忍让,或者避让,实在忍不住的时候,就“轻轻的哭一场”。因为母亲和气的榜样,大嫂和二嫂之间还“不曾有公然相骂相打的事”。有这样和气的母亲,“我”怎会不成为一个“好脾气”的人?

第三,母亲向五叔讨回公道,要五叔当众认错时所表现出的刚气,也给了“我”做人的启迪。母亲宽容、忍让、和气,但母亲不是没有原则,在关系到人格尊严时,母亲一点也不忍让。面对五叔的侮辱,母亲“请了几位本家来,把五叔喊来”,“当面质问他”,“直到五叔当众认错赔罪”,“她才罢休”。母亲在人格上所表现出的刚气,也给了“我”做人的启迪,让“我”“在这广漠的人海里独自混了二十多年”,保持着人格的独立。

“我”的慈母是“我”的恩师,她对“我”的慈爱,对人的忍让,对“我”的管教,给了“我”极深刻的“做人的训练”,让“我”“学得了一丝一毫的好脾气”,“学得了一点点待人接物的和气”,“能宽恕人”,“体谅人”。

2013年01月01日

  评论这张
 
阅读(705)|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