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杨老师教育馆

原创博客,请勿侵权使用

 
 
 

日志

 
 
关于我

  杨和平,宣城十二中副校长,安徽省特级教师,省优秀教师,省家教名师,国培计划省远程辅导教师,中学语文高级教师,宣城市拔尖人才,市初中语文学科带头人,宣城市优秀教科研校长,市骨干教师,市教科研先进个人,省农远应用新星。在省级以上报刊发表教育类文章150余篇。开始各类公开课、讲座150余次。与人合作出版《学得好 玩得好》(中国妇女出版社)。独立出版专著《兴趣始成:让学生爱上语文》(远方出版社)、《想说 会说 有话可说——突破作文瓶颈的三维教学法》(西南师范大学出版社出版,教育部推荐为国培计划首批教材)

网易考拉推荐

抑不仅是为了扬——读《阿长与<山海经>》  

2012-07-23 22:15:34|  分类: 阅读教学的艺术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42000  安徽省宣城市第十二中学  杨和平

1926年3月,已经46岁的鲁迅,身处通缉、排挤与郁闷之中,只得回忆少年生活写点文章,聊以自慰,于是,便有了《朝花夕拾》,便有了《阿长与<山海经>》。作者在回忆童年时期与阿长相处的那段生活时,用的是儿时的心态——因此,从表面看,文本中大部分篇幅都在“贬抑”,但却又以写作时的眼光去看待那时的人和事——因此,在我们阅读时,也要看到表面贬抑中所蕴含的真实态度。

㈠阿长的缺点也是她的优点

文本的前半部分,作者用了大量的笔墨去写阿长的缺点,但,实际上,这些缺点也并非就是缺点。只是,是用当时儿童的眼光去看,还是用现实成人的心态去关照?两种不同的关照会产生两种不同的结果。

阿长喜欢切切察察,又不许“我”走动,而且在絮说时还伴随着一些不雅的小动作。“我”当时疑心“家里一些小风波”与这些切切察察有关,因此“讨厌”。但,我们换一个角度看,这又何尝不是“真率”的表现,一个人,想说什么就说什么,不也是一种优点吗?或许,作为一个保姆,她更多的切切察察是为了“我”,为了表达对“我”的关心和爱护呢?她不许“我”走动,是不是担心“我”的安全呢?要“我”努力学习呢?联系现实中“爸爸妈妈们”的唠叨和对子女的约束,我们是否可以做一些正面的联系?

阿长睡觉时摆成一个“大”字,让“我”吃尽了苦头,母亲也含蓄地暗示她能够改变。这确实是一个很大的缺点。但,细细琢磨作者的描写,如“她不开口”,我们依然能够发现作者现时对阿长的某些原谅与肯定——阿长“对就对,错就错,不说一句分辩话”,阿长“适性任情”,做真实的自我。

阿长的许多规矩,虽然是“我所不耐烦的”,但实际上是对“我”的关爱,并传承着诸多可取的民间文化。“吃福橘”的麻烦仪式中,寄托了阿长对“我”的一片祝福之心,而要“我”说“阿妈,恭喜恭喜”,则是她真诚、朴素愿望的体现,这个情节,也传承了民间的“吉利文化”。人死了要说“老掉了”,是“避讳修辞”,也是一种语言的艺术;饭粒落在地上,必须拣起来,这是珍惜劳动果实;不从晒裤子用的竹竿底下钻过去,这是基本的形象礼仪……实际上,阿长此时担当了很大一部分的家庭教育重任,这些,都是看似缺点中的优点。

阿长很啰嗦,但那是保姆关爱儿童的一份责任;阿长不雅观,但那是农民朴实的真率;阿长规矩多,但那是来自一个长辈的最真诚的关爱;阿长没有多少文化,但却承载并传承着丰富的民间文化。她所讲述的长毛的故事、美女蛇的故事等,已成了“我”人生素养的一部分。至于阿长“谋害”了“我”的隐鼠,实是无心之过。阿长的缺点,换一个角度关照,实际上,也是她的优点。

㈡阿长的不足恰是她的不幸

阿长有很多不足和不是,但,她的这些不足和不是,恰恰就是她的不幸。

阿长无姓名。阿长自己说过,她叫“什么姑娘”,但却没有让“我”记住。一个保姆,在一个孩子身边呆了了若干年,却没有让这个孩子记住她的名姓,从自我营销和自我尊重的角度看,是阿长的不足、不是。但,这个不是,恰是她的不幸,恰是她地位低下的表现。因为,在“我”家,在“我”的眼中,她只是一个“女工”,说得阔气一点,是“保姆”,她姓氏名谁,无关紧要。更可悲的是,我们对她的称呼“阿长”,还是沿用先前对一个女工的称呼。阿长地位的低下,是她不幸的关键,也是她诸多缺点的根源。

阿长不雅观。阿长的“长相”不雅观,“生得黄胖而矮”,“生得不好看”,“颈子上还有许多炙疮疤”。阿长的“说相”不雅观,她说话的时候,“还竖起第二个手指,在空中上下摇动,或者点着对手或自己的鼻尖。”她的“睡相”不雅观,“睡觉时她又伸开两脚两手,在床中间摆成一个‘大’字。”这些不雅观,也是她不幸的表现,作为一个社会最底层的妇女,她没有任何“改良”自己的机会,也没有任何人为她提供改良的条件,给她受教育的权利,也因此,就形成了这样的一个“自然人”,和自然人的“不幸”。

阿长无奢望。阿长作为一个女工,她没有任何奢望,她全部的心愿就是能得到孩子的祝福:“阿妈,恭喜恭喜!”期望自己能有一年的好运气,一年平安,期望“我”“一年到头,顺顺流流”。当她这个朴实心愿达成后,她“十分欢喜”、“笑将起来”。一个人,对未来、对生活,没有奢望,或者说没有理想,那是一种不是,一种不该。但阿长的这种不是,却是一种深深的不幸,深处社会的最底层,她不敢奢望,也没有人教会她需要用一点奢望去改变这种不幸,或许,这才是最大的不幸吧!

阿长很愚昧。阿长在讲长毛故事时,“我”说“那么,你是不要紧的”,阿长立即反驳:“我们就没有用处?我们也要被掳去。”在阿长的意识里,如果不被掳去,就是无用,就是被看不起。她在一个荒谬的故事里,进行着精神上的自我满足和陶醉,似乎在渴望着成为“奴隶”。对此“不足”,作者一方面给予了含笑的批评,文中写到的所谓敬意不过是一种揶揄而已(从孩子角度看,确实是一种神奇,却有一种空前的敬意);另一方面也不得不引发我们思考这样一个观点:其愚昧,实为长期被愚弄的不幸!

因为阿长地位的低下,因为她的诸多不幸,因此,“我”在回忆这些往事的时候,在描写阿长的这些缺点和不足的时候,给予了她许多同情和肯定,并借助这些不幸,反思不幸的根源,反思我们这个民族的病根。

㈢渲染讨厌是为了表达尊敬

在文本的前半部分,作者反复渲染着对阿长的不满与讨厌。

对阿长的身份,“我”说是一个“女工”,说得阔气一点是“我的保姆”,到憎恶她的时候就直接叫她“阿长”。

对阿长的切切察察、不许走动的要求和不雅睡相,“我”“最讨厌”,“疑心”给“我”家带来了一些小风波,“实在无法可想”。

对阿长的许多规矩,“我”不耐烦,当成“元旦劈头的磨难”,觉得“烦琐之至”,是“非常麻烦的事情”。

对阿长“伟大的神力”,“我”“发生过空前的敬意”、“特别的敬意”,儿时的“我”好奇确觉伟大;但此时却又是含笑的揶揄,对愚昧无知的讽刺。

对阿长“谋害”“我”的隐鼠,“我”“严重地诘问,而且当面叫她阿长”。

对于阿长的缺点和不是,作者确实从另一个侧面给予了肯定,表达了同情,但,“我”的不满和讨厌却又实实在在写在纸上,表达得甚是清晰、明白。

这反复的贬抑,为了后文的褒扬,这多件事的贬抑,为了一件事的褒扬,为了表达至诚的尊重。

一个没有地位的人,一个没有文化的人,一个有点愚昧的人,做了一件别人不肯做,或不能做的事——给“我”买来了四本“最为心爱的宝书”《山海经》。

此时,“我”对阿长发生了“新的敬意”,对阿长的尊敬也达到了顶点。以至很多年过去后,“书的模样,到现在还在眼前”;很多年以后,回忆往事的时候,“我”表达了最真诚的怀念和祝福:“仁厚黑暗的地母呵,愿在你怀里永安她的魂灵!”

“抑”不仅是为了“扬”,“抑”的本身也蕴含着肯定,寄寓着同情,表达着怀念——因为,很多年后,当“我”回忆往事的时候,用成人的眼光去看待那些絮语、那些规矩、那些不雅、那些笑柄时,已经不再那么让人讨厌了,也多了一份理解,多了一份明白,因此,在“我”用一颗童心在回忆往事时,也有一颗成人的心在思考往事,寄寓新的认识和体悟。

                      2012年07月23日

  评论这张
 
阅读(25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