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杨老师教育馆

原创博客,请勿侵权使用

 
 
 

日志

 
 
关于我

  杨和平,宣城十二中副校长,安徽省特级教师,省优秀教师,省家教名师,国培计划省远程辅导教师,中学语文高级教师,宣城市拔尖人才,市初中语文学科带头人,宣城市优秀教科研校长,市骨干教师,市教科研先进个人,省农远应用新星。在省级以上报刊发表教育类文章150余篇。开始各类公开课、讲座150余次。与人合作出版《学得好 玩得好》(中国妇女出版社)。独立出版专著《兴趣始成:让学生爱上语文》(远方出版社)、《想说 会说 有话可说——突破作文瓶颈的三维教学法》(西南师范大学出版社出版,教育部推荐为国培计划首批教材)

网易考拉推荐

103 “手”下生辉,“手”中世界  

2012-03-15 16:27:26|  分类: 作文教学的三维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写“手”经典语句简析

242000 安徽省宣城市第十二中学 杨和平

“眼睛是心灵的窗户”,描绘眼睛最易展示人物的内心世界。“手”呢?则是身份、职业、经历、性格的见证。刻画手或写手的动作最易表现人物的身世性格。初中语文课本中写“手”的语句颇为精彩,真可谓“下‘手’即生辉,世界‘手’中来”。现做些简析如下,给同学们学习写作一点启发。

一、写手,传达人物精神境界。

他用竹枝似的手递给我,小袖管紧包在腕子上……他的手多瘦啊!(阿累《一面》)。

鲁迅先生的一生是战斗的一生,他忧国忧民,操劳一生,把整个生命都献给了革命事业——以至于“多瘦啊!”作者这里紧扣鲁迅外貌的主要特征——瘦,用一个特写镜头,一个细节、一个伟神的比喻句,形象地传达出鲁迅先生忘我奋斗的革命精神、顽强的意志和高尚的品质。这是为革命积劳成“瘦”的手,是鲁迅先生伟大人格崇高精神的见证。

一切都像整个草地一样,雾蒙蒙的,只有那只手是清晰的,它高高的擎着,像一支路标,笔直的指向部队前进的方向……(王愿坚《七根火柴》。)

该句运用了比喻、白描的手法刻画手。高高的擎着手的是一个死去的无名战士,是一个以革命为第一生命、为了中国革命的胜利不惜牺牲自己宝贵生命的战士,是一个在急需用火而身带火柴却不动用火柴生火的战士。作者用雾蒙蒙为背景,烘托他清晰的双手,以突出无名战士的伟大形象、崇高的精神——死了,还做一个“路标”,指引“我们”前进。这一比喻表达了烈士崇高的遗愿。同时用这“雾蒙蒙的背景”和“清晰的路标”也写出了卢进勇悲痛的心情和受托的责任感及受无名战士精神鼓舞的振奋感。这是指引方向警示后人的手,是无数革命先烈光辉形象的见证。

二、写手,控诉万恶病态社会。

那手也不是我所记得的红活圆实的手,却又粗又笨而且开裂,像是松树皮了。(鲁迅《故乡》)

一句精彩的白描,一个形象的比喻,一处鲜明的对比,从一个侧面向我们展示两个闰土的形象,一个闰土是有着“红活圆实”的手的少年闰土,一个是手“像松树皮”的中年闰土。由“红活圆实”到“像松树皮”,这其中的变化原因,就我们不得不去思索了。中年闰土饱经忧患,极度贫困,整日在困难中挣扎,行将被旧中国所吞噬。他多子,又遭饥荒,免不了苛税,逃不脱兵、匪、官、绅的压迫,为了维持生命,又不得不用“手”劳作,以至于手“像是松树皮了”。这是被旧社会所戕饱经忧患的手,是万恶旧社会的血证。

我看了看他的手,那是一只满是皱痕的水手的手。(莫泊桑〈我的叔叔于勤〉)

这是一句简单的白描,揭示了于勒历尽了沧桑的不幸身世。“满是皱痕的水手的手”是从“我”的角度(爸爸的儿子看爸爸的弟弟)来看的,这其中充满了对叔叔不幸身世的同情,以及对父母竟不认自己的亲弟弟的强烈不满。“我”作为一个善良、纯真的年轻人,此时多么渴望爸爸能认他的亲弟弟啊!这是饱经辛酸的手,它记录了资本主义社会唯利是图、冷漠无情的人际关系。

他看见那个敞开了坎肩的人举起右手,把一个血淋淋的手指头伸给人们看。他那半醉的脸上现出这样的神气:“我要揭你的皮,坏蛋!”就连那手指头也像是一面胜利的旗帜。……(契诃夫〈变色龙〉)

“血淋淋”的手指头是一个细节,表明赫留金作为受害人的身份。把它比喻为“一面胜利的旗帜”,是因为一开始它是赫留金用来要挟的资本,要求赔偿的本钱,可当有人说狗是将军家的时候。手指头又民了他冒犯名种狗的罪证。——“你那手指头一定是给小钉子弄破的,后来却异想天开,想得到一笔什么赔偿费了。”“这小狗还不赖,怪伶俐的,一口就咬破了这家伙的手指头!”这又从反面衬托出奥楚蔑洛夫媚上欺下,见风使舵的卑劣品质。这是可以被随意处置的下层人的手。是沙皇俄国虚伪法律、专政制度的见证。

他从破衣袋里摸出四文大钱,放在我手里,见他满手是泥,原来他使用这手走来了。(鲁迅〈孔乙己〉)

鲁迅先生《孔乙己》一文写手的动词值得玩味的很多。如“排”“摸”等。这里谈谈该句中的“摸”和“走”。作者第一次写孔乙己到店里渴酒是“排出九文大钱”,此次“摸钱时”那种以前的虽穷酸拮据却“不少分文”、“我是规矩人”、不屑被他人耻笑的心理还有吗?自然有,不然他怎么会说“跌断”呢?那又为何不“排”而“摸”呢?此时他已顾不了许多了,“心有余而力不足”。他被人毒打,受伤惨重,已无力再“排”只有“摸”了。何况他现在比以前更穷酸了呢!那么,用“手”又如何“走”呢?是不是作者用错了词?当然不是。仔细想想,“走”字用得实在高明。孔乙己腿被人打折了腿,腿已经不起任何作用,所有的支撑力都集中到“手”上了,他只得用“手”走,没有人同情他关心他,他可有可无,是个多余的人,已经没有了做人的尊严,用“手”走又何妨?对孔乙己来说,手脚无别也!

三、写手,刻画普通女性形象

只是那只偏瘫的右手总想伸出来摸摸什么。这是一只永远不得空闲的手啊!她做了一辈子奶妈和保姆,长满老茧的手不知换过多少尿布。洗过多少孩子的脚丫,也煮过多少味美可口的佳肴。此刻,这只手想干点什么呢?想摸摸孩子的脸蛋?是想整整孩子的衣服?还是想再一次掀起她的菜篮?……(王周生《这不是一颗流星》)

文章表现阿婆对孩子的爱,集中写她的手。此处特写一只右手。从一只手里我们看到她一辈子的事迹。作者先用三个“多少”一组排比,称颂她对孩子们的奉献,对孩子们的爱,饱含感情,接着再用四个“想”,揣摩阿婆的心理,突出了阿婆对“小活泼”深厚的感情。这是“慈母”的手,是伟大“母爱”的见证。

我站起来要走,她拉住我,一面极其敏感捷的拿过穿着麻线的大针,把那小桔碗四周相对地穿起来,又在里面点起来……(冰心《小桔灯》)

“我”用桔子探望小姑娘的妈妈,“我”是好人,天黑了“我”要走,怎么办?小姑娘就用“我”送的桔子制成一盏小桔灯送“我”——这是在困难岁月中一个懂事的小姑娘表示心意的一种特殊方式。作者在这里用一长句,写了一连串连续的动作(拿、穿、挑、放)和恰当的动词修饰语(极其敏捷地、相对地),写出了小桔灯的制作过程、小姑娘的心灵手巧和麻利动作,活画出小姑娘“小大人”形象。

  评论这张
 
阅读(52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